氢气能抗冠状病毒吗?

先给大家拜年!

除夕夜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一个时间段,因为这个时间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有一批人响应国家召唤,整装出发,奔向疫区。我感动,但更心疼。希望兄弟们完成任务,安全顺利回家。

作为普通人,春节不出门是最好的爱国!

有氢友问,氢气能不能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这里统一回答,不确定,目前不鼓励使用氢气对付这个疾病。氢气对这种新疾病有没有作用一点都不确定,因为没有相关研究,甚至氢气对病毒的作用都没有研究过。曾经有人考虑过用氢气对付艾滋病,情况和这个类似,也是不确定。

对细菌感染,我们有抗生素比较有效,但对病毒感染,人类目前没有非常多好办法。但是也有一些成功办法,例如用接种疫苗的办法把天花灭掉,对付脊髓灰质炎也有希望。但是人们用疫苗对付艾滋病没有成功,主要是艾滋病是逆转录RNA病毒,容易发生突变,免疫系统对这种病毒效果不理想。但是对艾滋病我们有一些比较好的药物能压制其在身体内活性,减少其传染性。

新型冠状病毒也是RNA病毒,我们没有针对性的疫苗,这方面需要加强研究,以后有可能。但对RNA病毒疫苗,难度大,短时间成功可能性小。对付这个病毒抗病毒药物也没有。最近有北京专家和上海的学者先后提出用一种抗艾滋病药物来治疗这种病毒,我认为现在说有效果为时过早。从理论上和临床证据上都缺乏依据。南开高山老师提出一种特定酶切位点可能是一种思路,但是也需要尽快进行动物模型研究。总之,对付这个新病毒,我们没有疫苗和针对药,只能对症处理。患者能不能恢复,本质上是依靠自身免疫功能。有的人免疫功能强,病毒毒性弱,可能很快就恢复了。身体差的,反应强的,抗不过去就过去了。在医疗技术帮助下,对症处理后能抗过去的机会大,也可以恢复,但最后胜利仍然需要病人自身免疫系统的协助。

因为这是传染病,我们人类对付传染病有一套办法,就是根据传染规律制定的方法。最有效的就是切断传染途径。但是面对这个新病毒我们有一些尴尬,一是不了解病毒来源细节。据推测最大源头可能是蝙蝠,蝙蝠通过某种野生动物为中介传给人,然后人之间发生了传染。因为对这个来源过程不了解,例如不知道这个中介动物是那种动物,容易导致预防低效率。辛苦控制了人类传染,仍然有被中介动物感染的可能。

另一个是不了解人和人之间的传播途径,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可能是通过飞沫传播,这种传播比较厉害的就是病人打喷嚏,许多带病毒飞沫被周围的人吸入呼吸道。因为病毒传染需要一定的病毒数量,一个两个病毒往往会被我们身体的许多屏障给阻隔,例如我们有鼻涕,会把病毒排出去,我们呼吸动作也可以把病毒吹出去。但数量达到足够多的时候就能进入到目标细胞,实现传染的目的了。只通过飞沫传递的话,戴口罩的意义就非常大了。但是不明确是不是接触和饮食能传播,只好防患于未然,勤洗手也就是非常必要的。又因为这类病毒对加热和消毒剂比较敏感,我们也掌握一些消毒的办法。

避免人群传播理想办法是减少和传染源接触,目前无法把所有的传染源都明确标记,是这种病毒危险的一个原因,人感染病毒后病毒还需要有一个复制过程,这个过程没有病人感觉,这导致人群中有可能存在隐匿传染源,怎么办,只能靠减少人群接触,降低传播几率来解决,因避免相互传染就是切断传播途径的解决办法。

作为普通人,我们今天面对的病毒致死率高达14%以上,相当于6个病人有1个人会死亡。

所以,普通人千万千万不要拿自己和家人生命开玩笑,没有找到理想治疗药物的情况下,我们对这个病毒基本原则是“惹不起,躲得起”。

这不仅对自己和家人,也是对国家对社会,甚至对全人类负责的最好态度。

氢气对这个病毒有没有意义,我认为预防意义很小。对这种新病毒,几乎全人类都没有免疫能力,人人都是潜在被感染者。目前这种情况下,除了避免接触外,其他工具都是扯淡,我们不可能拿生命开玩笑。氢气没有直接杀病毒的作用,起不到消毒作用,无法避免病毒传播。

对已经感染的患者有没有治疗作用?这是有可能的,氢气能减少炎症反应,因为这个病毒感染后的病人,特别是重症患者,往往有脓毒症休克问题,且可能是导致患者死亡的关键问题,过去许多学者开展过氢气对脓毒症休克治疗的研究,已经有大量的动物实验研究证据,虽然动物实验结果不能确定人体有效,但我们根据这些研究推测可能有效果,现在临床上对脓毒症也没有特定药物,主要依靠对症治疗。但是氢气对脓毒症毕竟没有进行过临床研究,对人类患者的治疗效果无法判断,所以也不能用于临床。那么能否开展这方面的临床试验?理论上可以,但也需要进行多方面的探讨,包括伦理学准备,并不能随便进行。所以,现在的情况下,氢气先不能直接掺乎防疫大事。

■www.1495.com:极大的降低保健和治疗费用、随处可得的健康秘密就是吸氢气+饮用氢水!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www.1495.com的内部优惠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