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气医学真相(1-3)

最近连续多日没有时间写文章,一是比较忙,二是身体有一点小故障。今天中午还要外出,利用早上的一点时间,准备写个氢气医学10大真相,结果写到3个,就有点写不下去的感觉。那么就暂时写三个,以后有时间再补充。大家有什么好的思路,也希望能提供。有什么好的材料,也希望利用这个平台进行发布。有人说我们跟帖有许多留言中挂微信号和电话,好像在从事传销。这样的猜测不过分,因为确实有许多这类信息。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留下电话,以后留电话,我也不能给你公开。《氢思语》是氢医学知识传播的平台,不做生意。如果你要做生意,也不需要在这里宣传,因为这里宣传的效果并不好,这里的读者大部分都是氢气医学的爱好者,不是你的理想顾客。

真相

一、氢气是生命之父

地球生命的诞生离不开水,水是生命之母。氢气在生命的诞生过程中发挥特别重要的作用。电子传递是生命能量代谢的基础,而氢气作为最天然最直接提供电子的方便简单物质,在生命早期进化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生命特征的光合作用中,利用阳光也是以产生氢气为标志之一,但是由于氢气作为气体的能量密度不够高,能量代谢逐渐放弃氢气作为生命能量供体的身份,转而利用糖脂肪等大分子,这是生命进化后期的事情。但是在催化生命产生过程中,氢气的作用绝对无法替代。

二、氢气有巨大生物安全性

对人和生物来说,安全性是个相对的概念。并没有绝对安全的物质,毒理学有一个说法,离开剂量谈毒性是刷流氓。有的人更形象说法是,只要剂量足够,任何物质都有毒。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例如各种气体,在常压下溶解度非常优先,能被生物利用摄取的能力比较小,即使在非常大剂量下有毒,但一般的办法不能达到这样的剂量。这样的情况,再去简单套用这种逻辑考虑其毒性就过于迂腐了。例如空气中的氮气,虽然在高压下存在麻醉性或说毒性,但常压下不能产生这样作用,我们可以认为氮气是绝对无毒的。同样道理,氦气也一样,氢气也是这样。相对于氮气来说,在高压下的麻醉作用都非常低,相对毒性来说,氢气比氮气还低。当然氢气的生物安全性还有许多学术证据,过去也有过多次介绍,这里不进行赘述。

三、氢气医学作用的必然性

生物医学是正在蓬勃发展的领域,说一个领域正在发展,是因为仍然存在许多未知。对生命产生的过程我们不知道,对人类从单细胞到完整个体的发育细节,我们不十分清楚。对癌症发生的基本道理,我们也不够明白。对象不完全理解的情况下,医学作为治病救人的学科,如何能游刃有余地治疗所有疾病。对抗疾病,我们只能逐步探索,在摸索中前进。最近在癌症治疗方面,人类取得比较好的成就就是免疫治疗,其实这个概念很早就有,本质是利用人体免疫系统天然的抗肿瘤能力。肿瘤所以会发生,许多情况是把自己伪装成正常细胞,逃避免疫系统的攻击。免疫治疗的一个成功措施就是把肿瘤伪装的核心信号进行阻断,重新激活免疫系统抗肿瘤能力,免疫治疗让许多癌症患者获得了理想的治疗效果。

对氢气的生物学作用,过去也有零星的知识。例如,许多细菌具有合成氢气的能力,也有一些细菌具有代谢氢气的能力,甚至有的细菌可以合成也能利用氢气。这说明氢气在微生物领域是能量代谢的核心分子。代谢氢气的重要蛋白就是氢化酶。相当比例的细菌都具有氢化酶的基因。人类作为高等生物的代表,也同样有氢化酶的同源基因,虽然这种基因目前没有发现能代谢氢气,也不清楚是否和氢气的生物学效应有关系,但这提示人和高等生命仍然保留和氢气代谢相关的生物分子,其它生化过程收到氢气影响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学习氢气医学,提高自身健康!传播氢气医学,造就功德无量!

■www.1495.com:极大的降低保健和治疗费用、随处可得的健康秘密就是吸氢气+饮用氢水!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www.1495.com的内部优惠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