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氢治疗巨大肝癌症案例:氢气控癌连载(3)

发现巨大肝癌

曾先生的病史并不复杂。2016年10月他感到右上腹疼痛,去到林口××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肝癌。当时肝内肿瘤有14厘米,伴有门静脉癌栓。医生给他做了化疗,每周静脉注射一次化疗药,又做了三次肝动脉介入栓塞。几个月前检查,医生说肿瘤很小了,可以不用治疗了。

“还有其他治疗吗?”我们不约而同地问。来自同济大学的王博士惊奇地瞪大眼睛,会意地向我笑笑,加了一句:“真这么神奇吗?”

曾先生取出××医院的病史记录。肝功能试验中,转氨酶和碱性磷酸酶稍高,白蛋白和胆红素在正常范围,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标志阳性。作为肝细胞癌主要标志的甲胎蛋白没有升高,这不奇怪,有30%病人是假阴性。最主要的是肝活检显示为肝细胞癌。所以,诊断是毋庸置疑的。

“噢,我每天吸氢。”曾先生指着林先生说,“是林大哥帮的忙,谢谢你!”

曾先生的兄弟曾在上海台资企业工作,认识林先生,也知道林先生在研究氢医学。他听说另一位台商的母亲,80多岁,患胃癌,坚决不开刀,仅仅吸氢,如今已四年,活得很好,于是希望林先生也给予帮助。林先生介绍曾先生到林口××医院旁边的吸氢体验中心。曾先生很认真,每天去该中心吸氢,每次吸两三个小时,即使化疗期间,也是治疗一结束,他就去吸氢。他说:“吸氢中心的服务人员太好了,不仅让他免费吸氢,有时还请吃饭。”

“你化疗期间还偷偷回来做生意,吃得消吗?”我问。

“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照样吃饭、睡觉,还能干这些活儿。人家说化疗辛苦,我倒觉得顺畅。”他指着屋里那些加工了一半的板材, “现在台湾百姓的日子不好过,不干活怎么生活呀?我还要养家糊口呢!” 

近几天的访谈,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反映吸氢后吃得下、睡得香、有气力,化疗期间不掉头发,也少呕吐。曾先生现在看起来十分健康,壮实的身躯,红润的面孔,与我握起手来真是力大无比,看来这都与吸氢有关。但我最关心的是,他的肿瘤到底怎样了?

我让他去医院复查,至少做个CT扫描。他面露难色,支吾不语。是钱的问题?台湾全民健保呀!林先生低声对我说:“台湾健保不是全包的。”

我拉住曾先生的手说:“去过大陆吗?” 他摇摇头说:“哪有机会?”

“我和林先生请你去广州,到我院做个CT和超声,查个血。”看他有些迟疑,我就为林先生做主了,“林先生负责你的飞机票,我负责你在医院的检查费用,好吗?”我紧紧握住曾先生的手说:“广州现在好漂亮呢,答应吧,广州见。”

前面已说了,曾先生、林先生和傅达仁夫妇来到广州时,我的新书发布会已经结束。我请他们在阳光酒店吃了晚餐,随后送去我院住院。由于第二天我要去北京开会,因此当晚我就和病区医生一起,为曾先生制订检查计划。

01.jpg

2016年11月16日台湾林口××医院CT(平扫)(No18131):肝右叶巨大占位性病变,边缘不整,周围有子灶;门静脉癌栓 

复检结果令人惊喜

第二天晚上,北京的会议刚结束,我正在和朋友一起吃晚餐,收到病区医生发来的微信:“曾先生的CT做完了,发现病灶明显变小了,活性明显减低,看来治疗效果非常好。” 我们在座的各位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欢呼。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飞回广州,回到医院,立即找到放射科医生共同阅片。CT显示:肝S7、8段有类圆形低密度灶,7.8×7.5厘米,边缘清晰,极少碘油沉积,病灶强化不明显,呈液化坏死。与曾先生2016年11月在台湾做的CT相比,肿瘤显著缩小,活性显著降低。

02.jpg

2018年3月23日广州复大肿瘤医院CT:肝右S7、8段类圆形低密度灶,边缘清晰,形成假包膜,病变内无强化, CT值27HU,内有低密度坏死区(箭头所指圆圈内),提示肿瘤失去活性,出现液化坏死

似乎“无病生存”

肝细胞癌是我国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首选治疗是手术切除。但由于早期无症状,患者获得诊断时常常失去手术机会。微创消融(例如冷冻、不可逆性电穿孔即纳米刀)可使一些无法手术的肝癌患者获得“根治”,但仍有60%以上的患者既不能手术,也不适于消融。对这类患者,化疗不能延长患者生命;经皮肝动脉化学栓塞和靶向药物(如多吉美)是主要的治疗手段,但一般认为只能延长“无进展生存期”,不能延长患者总生存期。有研究显示,这些治疗在“有效”一段时间后,尚能促进肿瘤生长。

曾先生的肝癌经病理证实是肝细胞癌。根据首次CT上的表现,是一巨大型肝癌,合并肝硬化,又有门静脉癌栓,无法手术治疗。在台湾仅接受化疗和肝动脉化学栓塞。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患者生存期6个月左右,但神奇的是,他现在不仅活下来了,而且全身情况很好,似乎 “无病生存”,原先肝癌占位处几乎完全液化坏死。虽然不敢说已治愈,但明显好转,是毋容置疑的。重要的是,按经验,凭他仅仅接受了几次化学栓塞和全身化疗,这一结果似乎难以实现。曾先生同时吸氢,是否氢分子发挥了作用呢?

早在1975年, Dole等就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文章,报道给动物连续呼吸8个大气压的97.5%氢,有效地抑制皮肤鳞状细胞癌,首次提出氢通过抗氧化作用抑制肿瘤生长。日本学者发现,给肝硬化的动物饮用含氢的水,可预防肝癌发生。有人用氢水处理舌癌细胞,发现癌细胞生长受抑制。上海交通大学学者发现,氢可抑制肠癌动物模型,通过调节氧化还原微环境、干扰与癌细胞增殖相关的基因表达,从而促进癌细胞凋亡,抑制癌细胞增殖。

氢,已被证明是一种选择性、无毒、无残留、极为价廉的抗氧化物质。在中国式控癌的“消灭”与“改造”中,氢分子看来可担任改造癌细胞、改造微环境的角色。对癌症,包括肝癌,虽然我们无法说氢气可以担任治疗的 “主角”,但在综合治疗中,氢气可以担任配角,给予“补台”。

曾先生的肝癌是一种“不能手术切除性肝癌”,接受了常规治疗,结果,癌肿不仅出乎意料地被控制,整个治疗还很“顺畅”。氢气,功不可没也。

(2019年3月5日,即在台湾访问曾先生整整一年后,我们给他打去电话。曾先生很开心,说他每3个月到医院做一次超声,“仍然与以前一样,很好”。)

以上真实故事

皆来自《氢气控癌》

■www.1495.com:极大的降低保健和治疗费用、随处可得的健康秘密就是吸氢气+饮用氢水!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www.1495.com的内部优惠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