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转移瘤消失,她说应归功于吸氢

一年前,乳腺癌复发转移的刘姐一度感到绝望。

一年后的今天,电话那头的她语调轻快,侃侃而谈,兴奋地讲述着自己肺部转移瘤消失的“神奇”。

彼时已是“山穷水尽”“别无他路”,因此,在刘姐看来,今天的这份“惊喜”应归功于氢。

1

2013年 12月,刘姐确诊为乳腺癌,做了根治术。病理显示:左乳浸润性导管癌,ER,PR,HER2阳性,淋巴结16/24阳性。术后化疗6次,放疗25次,后行靶向药(赫赛汀)治疗1年,2015年1月结束。

2015年9月出现双肺多发结节,0.4-0.7cm,不排除转移,医生建议观察。观察至2017年1月,结节持续增大,约0.9-1.7cm,考虑转移瘤。

2017年2月,刘姐入组某大医院的临床研究,行双靶向及化疗(赫赛汀+帕妥珠单抗+多西他赛),每21天为一个周期。3周期后,右肺结节缩小。第6周期因骨髓抑制严重,出现肺炎,后拒绝化疗,继续双靶向治疗。

2018年11月,药物作用致使刘姐患上口唇炎。口干、口裂、无法张口吃饭,身心承受巨大痛苦。“再治,病没好,人先没了!”由于无法耐受,刘姐出组了。选择出组,意味着放弃正在进行的有效抗肿瘤治疗。这个选择,让刘姐痛苦而无奈。

2

刘姐认为,自己的病在西医已是药石无灵,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中药和气功上,希望能改善症状,稍微稳定病情。

今年初,一位一起练气功的肺癌病人向她推荐了氢。这位病人曾是某急救中心的影像科医生,刘姐眼中的“专业人士”。他手术后开始吸氢,自我感觉很好。

刘姐对氢并不陌生。早在2018年10月,在网上了解到徐克成教授用氢气帮助患者控癌后,她特地飞赴广州向徐克成教授讨教。由于当时仍在临床实验入组,不便接受包括氢在内的干预。刘姐仅在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有过短暂的吸入体验。

前有徐克成教授,后有医生病友,两位“专业人士”都说氢可以一试。于是,刘姐决定“换道超车”,居家吸氢(注:氢氧混合气,下同)。

2019年4月开始,每天3个小时左右,刘姐称吸氢给自己带了几重惊喜:

1、经过淋巴清扫和放疗,手臂不时淋巴水肿。只要连续吸两小时,水肿自然消下去,立竿见影;

2、过去由于药物的缘故患上神经性皮炎,肩背、大腿奇痒无比,用过许多药都不管用。吸氢一个月后,竟然不治而愈了;

3、过去皮肤蜡黄,现在变得有光泽。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今年9月,刘姐进行了复查,影像上未见肺转移瘤!

2017年入组前报告:双肺转移瘤0.9-1.7cm

2017年入组前报告:双肺转移瘤0.9-1.7cm

2019年出组后3个月、6个月报告:转移瘤稳定在0.9cm左右

2019年9月吸氢5个月后报告

在黑暗中寻找光芒,刘姐在绝望中终获希望!十一国庆期间,她专门去了重庆旅游,玩得前所未有的尽兴与畅快。

后记

当前,尽管医学和科技不断进步,但对于进展期癌症治疗仍十分困难,必须有新的思路和策略。药物以外的手段成为值得探索的方向。

转移是癌细胞的特征。研究发现,癌细胞转移依赖于微环境(土壤)。微环境是癌细胞形成、发展、转移的温床。癌肿微环境中,至少有四大因素促进癌细胞生长,即:炎症、缺氧、巨噬细胞和免疫细胞。

一般认为,氢可能主要通过抗氧化和抗炎症,控制癌症的发生和发展。但新近研究显示,氢分子可直接作用于肿瘤细胞和免疫细胞的线粒体,发挥杀伤肿瘤和复活免疫细胞的作用。因此,氢气很可能成为维护健康、控制癌症的“非药之药”。

刘姐,是我们随访观察中一个意外的“收获”。因她的主动反馈,我们得以记录下一个可喜个案,并与各位分享。

06.jpg

期待有更多居家吸氢体验者能积极给予反馈,以此获得“真实世界数据”,进而获得“真实世界证据”。

■www.1495.com:极大的降低保健和治疗费用、随处可得的健康秘密就是吸氢气+饮用氢水!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www.1495.com的内部优惠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